分分彩免费自动投注: 第一千

    方荡此时笑道:“说说你的梦想吧。有什么事情时你最想做的?”

    ?6??6?阮丁丁没想到方荡竟然会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6??6?“我没什么梦想,如果有的话,就是治好我的妹妹,然后好好过日子,赚钱养家,生个儿子一个女儿……”

    ?6??6?阮丁丁一边说着,一边露出憧憬的神情,这可都是他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当然,即便是现在,也只能想一想,他刚刚杀了两个人,未来的日子……恐怕没有多少日子了……

    ?6??6?方荡干咳一声,“你就没有想过一些别的什么?比如无穷的力量,滔天的权势?”

    ?6??6?阮丁丁却看了看自己占满血腥的双手道:“我不要力量,这力量除了带来杀戮和痛苦之外,并没什么用处。我也不要权势,有权有势确实叫人心动,但权势和力量一样,掌握不住就成了杀人的刀,我不是一个能约束自己的人,我就是一个卑微渺小的普通人,我掌控不了强大的力量和权势,所以,这些本不属于我的东西,我都不敢要?!?br />
    ?6??6?方荡闻言沉吟了一下,随后道:“你倒是蛮清醒的,不过,你恐怕将眼前的一切看得太重要了些?!?br />
    ?6??6?方荡说着带着阮丁丁一下浮起,升至整个城池的上空,暴雨之下,整座城池黑蒙蒙的宛若一头沉睡中的怪物,点点火光则是怪物身上的一双双眼睛。

    ?6??6?“现在,你站在这里,所能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游戏,你深陷其中,太当真了,一切就无趣了!”

    ?6??6?“本来你若说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但现在你不要的,我也会给你,并且还要多多给予!”

    ?6??6?方荡说完一掌按在了阮丁丁的脑袋上,阮丁丁随即感到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显出了昏暗之中。

    ?6??6?不知道过了多久,阮丁丁脑袋微微一痛,缓缓苏醒过来,眼前 模模糊糊的一片,随后就看到了雕梁画栋般的床顶,两侧则是丝锦织就的床品,床幔。

    ?6??6?身上盖着软绵绵的被子,这种被子他甚至见都没有见过。

    ?6??6?阮丁丁愣了一下,随后猛的坐起来,抬眼望去,就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华丽无比的房间中,这个房间中的任何一样东西拿出去都比他一年赚的工钱多得多。

    ?6??6?一个俏生生的身上衣衫少到了极点的侍女眼见阮丁丁醒了,立即惊呼一声,连忙叫道:“主人您终于醒了?我马上就去叫大夫来帮您诊治!”

    ?6??6?侍女说完立即走到了房门口招呼一声,立即有人跑步远去,不久之后侍女避退开来,有大夫大踏步的走进来。

    ?6??6?“太守大人,小人帮您把脉!”

    ?6??6?一个白须飘胸,仙风道骨的老者站在窗前,谨小慎微的说着。

    ?6??6?这个老头阮丁丁竟然认识,这不就是皖城第一名医陈鹤年么?这家伙最是狗眼看人低,出门从来都是坐轿子,在人前总是仰着头,用鼻孔看人,这家伙在皖城之中有个外号叫做陈门缝,就是说他看人总是在门缝里面往外张望,但就是这么个家伙,此时站在床前弯腰低头,恨不得将脑袋塞进床下的鞋子里。

    ?6??6?“太守?”阮丁丁不由得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6??6?我这是在做梦么?可是这梦也太虚幻了些吧?

    ?6??6?阮丁丁看着眼前的一切,陷入深深地思考中,同时他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力量正在成长壮大,似乎自己随便一抬手就能将眼前这个陈松鹤打成碎片。

    ?6??6?这是怎么了?

    ?6??6?阮丁丁此时目光微微一斜,随即看到了房间中的镜子,这镜子之中映照着半张他的面容,一看到这章面容,阮丁丁立时眼睛弩得溜直,这不是他的面孔,这是个面皮白嫩有着文士须的面容,甚至脸颊上还有两个酒窝……

    ?6??6?这……是林太守的面容!

    ?6??6?阮丁丁觉得自己被一道雷霆轰中脑门,整个人都呆住了。

    ?6??6?太守府的房顶上,月舞门主无语的道:“何必这样?”

    ?6??6?方荡摸了摸鼻子笑道:“这小子跟我说什么能力不够,不要权势,不要力量,驾驭不了,我这辈子最讨厌这样的家伙,没有能力?其实就是懒罢了,谁天生下来就是能够做所有的事情的?吃饭都要一点点学,他不要,我偏要给他,至于是拿到力量和权势之后就被力量权势所困,还是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宽阔道路,那就跟我没关系了!”

    ?6??6?方荡说完拉着月舞门主的手足尖一点飞上空中,直奔下一座城池。

    ?6??6?对于方荡来说,赋予阮丁丁权势和力量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至于这一城百姓在骤然成为一城之主的阮丁丁的领导下,是陷入血海地狱,还是走向繁荣昌盛,对方荡来说都无所谓,对于方荡来说,不是亲近的人,活着或是死了,抑或是承受了怎么样的痛苦,他都不在乎,人生在世,总是不会圆满的,总有人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落入悲惨的境地之中。

    ?6??6?就如人不会去理会路边的蚂蚁是不是断了一条腿一样,方荡也不在意这些凡人的死活。

    ?6??6?阮丁丁是心怀善念,想着提醒方荡一行,这才落入了方荡的眼中,不然,谁会去管阮丁丁还有阮娘的死活?

    ?6??6?对于方荡来说,阮丁丁的事情,也就是路上遇到了一只蚂蚁,然后给蚂蚁丢了一块沙粒般大小的蜜糖,这一块蜜糖足以改变这只蚂蚁的人生,对方荡却不过是游戏之作罢了。

    ?6??6?方荡拉着月舞门主直奔下一座城池。

    ?6??6?在皖城这一战,方荡汲取了大量的信仰之力,不过,很可惜的是,也消耗了大量的信仰之力,所剩不足一成。

    ?6??6?但有了这一成信仰之力作为动力,方荡在下一个城池中汲取信仰之力将变得更加方便。

    ?6??6?七天之后,方荡还有月舞门主来到了一座城池之前。

    ?6??6?这座城池规模不大,在方荡眼中看来,更像是一个镇子,整座城池之中只有纵横六条街路,和其他的城池一样,在这座城池的最中央矗立着一座无名神的雕像。

    ?6??6?这个雕像和这座城池相当匹配,不算太高,通体石头打造,雕工也比较粗犷。

    ?6??6?方荡悬浮在空中,望向那座雕像。

    ?6??6?月舞门主此时将手腕上的螺纹手镯取下来,手镯在空中一滚变成了一个老者。

    ?6??6?老者眼神滴溜溜的乱转,看到方荡就目光闪烁。

    ?6??6?方荡冷笑一声道:“不要想着逃走,因为你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

    ?6??6?老者干笑一声,他此时身躯之内被方荡留下了一道神魂烙印,这个烙印约束着他,使得他不能与方荡为敌,甚至只能听从方荡的命令,若然不从,立时就会有剧痛潮水般袭来。

    ?6??6?所以老者无论心中将方荡骂得四分五裂,脸上却也只能小心赔笑。

    ?6??6?开口道:“一会我去汲取信仰之力,你给我护法!”

    ?6??6?方荡也不管老者愿不愿意,打了一个响指,脑后立时浮现出一道满月般的银色光轮,迈步就朝着城池核心位置走去。

    ?6??6?虚空踏步,横跨城池上空,立时引来无数百姓驻足观瞧,都以为方荡是无名神降世,不少人跪伏在地,叩头不止。

    ?6??6?城中的守军们一时间也被骇得够呛,早就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手中的弓箭长枪丢满一地。

    ?6??6?方荡凌空虚步,很快就来到无名神雕像前,随后足尖轻点,落在了无名神雕像的脑袋上,盘膝而坐,大摇大摆的汲取信仰之力。

    ?6??6?方荡之前一直想着小心翼翼,不要叫人发现自己汲取信仰之力,那是因为那些城池太大,摸不清楚内中的门道,尤其是在皖城还有一位神尊坐在无名神雕像之下。

    ?6??6?现在,方荡修为恢复一部分,本身对于自己的战力就有一定信心,再加上这座城池很小,内中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万把人,这么一座小城之中即便有几个大神方荡也完全不在乎,就算是有神尊方荡也有一战之力,况且,还有月舞门主还有螺纹手镯,以他们三个的实力,在这样的城池横着走没有问题。

    ?6??6?方荡脑后光轮宛若一轮太阳,熠熠放光,引来了无数无名神的信众,纷纷跪拜在地,都以无名神降世。

    ?6??6?螺纹手镯所化老者一脸无奈的站在方荡身侧,充当守护者,而月舞门主则隐身在人群中,随时防备敌人出手攻击。

    ?6??6?正如方荡所料,这个城池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高明的修士,方荡就在这里大摇大摆的汲取信仰之力,就只有一个人散发出一定的修为,但也极为微弱,或许就是所谓的大神,这种大神在方荡眼中和蝼蚁没什么区别,也就比正常人稍稍强大一点,表现在具体的事物上,就是比正常人抗揍,力量比正常人大一点,最多,还能表演一点精神挪移茶杯之类的小把戏。

    ?6??6?方荡盘坐在无名神的头顶上一天一夜,终于方荡嘴角微微翘起,脑后的信仰光轮陡然又浮现出一道来,两道信仰光轮在方荡脑后扎扎旋转。

    ?6??6?方荡脑后的信仰光轮猛的飞出一道,一下劈入老者的身躯,老者似乎完全感受不到疼痛,身躯一颤,猛的化为一只手镯,这手镯上有一道巨大的裂痕,此时这裂痕开始慢慢拼合,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之后,螺纹手镯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后面的修复方荡就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了。

    ?6??6?方荡随后又一道信仰光轮透出手镯之中。

    ?6??6?手镯立时爆出一道道的力量,这力量宛若一双大手硬生生的插入空间之中,猛的一用力,刺啦一声裂锦般的大响,一道空间裂缝就被手镯撕开。

    ?6??6?方荡朝着月舞门主一招手,月舞门主立时腾身而起,眼神复杂的望向那空间裂痕。

    ?6??6?光是站在这个裂痕前,就能充分的感受到内中宣泄进来的力量,滋润着月舞门主还有方荡的身心,他们两个都在急速的恢复修为,朝着自己曾经的巅峰状态挺进。

    ?6??6?方荡伸手拉住月舞门主的手,月舞门主攥紧了方荡的手指。

    ?6??6?因为只有在这个世界里,在此时此刻,他们才能如现在这样手牵着手,一旦走出这个世界,两人都恢复修为,心境就会发生变化,至少她月舞门主作为一派之主,绝对不会再对方荡生出任何的依赖心理。

    ?6??6?在虚空大手的世界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宛若一场梦一样,一场妙不可言的美梦,而现在,这场梦就要醒过来了!

    ?6??6?之前她想过很多关于离开这一界的事情,但她现在真的准备离开了,却只有浓浓的不舍。

    ?6??6?“我倒是想起了那个店小二的话语,他说自己掌控不了权利还有力量,所以他就不愿意去碰触这两样东西,哪怕这两样东西就摆在他的眼前?!?br />
    ?6??6?“我现在倒是觉得,他是个有大毅力的人,我搞不清楚,我现在的心思是本真的自我,还是拥有了力量和权势之后的我的心思才是本真的自我。总之,权利和力量会改变一个人?!?br />
    ?6??6?月舞门主此时有些迷惘,她搞不清楚真正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丧失力量后和丧失力量钱,她可是判若两人的。

    ?6?方荡闻言缓缓道:“修仙就是要直指本心,但没有人知道本心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毕竟人心是最善变的,前一秒钟的我和现在的我是一个人么?现在的我,和一秒钟之后的我是一个人么?

    ?6??6?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为什么我会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和见解?”

    ?6??6?方荡说着,拉着月舞门主的手,迈步走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6??6?随着方荡还有月舞进入空间裂缝,空间裂缝立时震颤起来,大量的真实之力从这空间裂缝之中散逸出来。

    ?6??6?最终空间裂缝缓缓拼合,一切恢复如初,跪在地上的民众们,依旧叩头不止,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增加一些茶前饭后的谈资罢了。

    ?6??6?一切都归于平静,一切都恢复如初。

    ?6?虚空大手的世界中,一切恢复原状,而在虚空大手之外的世界,方荡还有月舞门主正手牵着手,感受着自己身上天翻地覆的变化。

    ?6??6?滚滚的生机之力在他们的身躯之中肆意纵横,方荡许久没有恢复自己原本的力量,此时方荡竟然感觉到自己是如此强大,强大得他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6??6?此时月舞门主松开了攥着的方荡的手指,发出一声低沉的吟吼,紧接着月舞门主身上的力量层层拔高。

    ?6??6?“现在才有了一点这个世界中最强者的感觉,方荡你怎么样了?”

    ?6??6?方荡一笑道:“我现在只手就能毁灭掉虚空大手打造的世界!”

    ?6??6?“不过,我们现在首当其冲就是将虚空大手找回来,这虚空大手的用处实在是太多了”

    ?6??6?其实方荡不说,月舞门主也会立即开始寻找虚空大手,毕竟虚空大手对于光耀宗来说价值还是非常大。

    ?6??6?方荡和月舞门主随即分开,各自朝着四周搜索,寻找虚空大手。

    ?6?不过很可惜他们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虚空大手,这虚空大手也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

    ?6??6?这个时候,手镯化为老者低声道:”我知道虚空大手藏在哪里!“

    ?6??6?月舞门主还有方荡齐齐双目一亮,虚空大手对于任何一个门派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掌握了虚空大手,可以叫一个小门派,在短短的几十年内成长为数一数二的大门大派!”

    ?6??6?手镯老者笑道:“虚空大手其实就一直大摇大摆的藏在他们眼前,只可惜你们都没有看到?!?br />
    ?6??6?方荡双目一闪,随即道:“你是说虚空大手也藏在了空间裂缝之中?”

    ?6??6?手镯老者点了点头我对虚空大手还是比较了解的,那家伙神智全失,经常陷入睡眠之中,所以,每次在进入睡眠之中的时候都会破开空间,藏身其中。

    ?6??6?方荡当即道:“想办法将他找出来!”

    ?6??6?手镯老者却开口道:“我有一个条件!”

    ?6??6?方荡不等老者说出条件,沉吟了一下就道:“好,只要你找出来虚空大手,我就放了你,还你自由之身!

    ?6??6? 手镯老者双目猛的一闪,一言为定!

    ?6??6?方荡点了点头!对于这个身边赞同!

    ?6??6?手镯老者当即身形窜起,手掌当空如刀,朝着虚空处猛的一斩,咔嚓一声脆响,虚空被绽裂开来,果不其然,一只颜色的惨白的大手悬浮在虚空裂缝之中!

    这只大手此时已经完全陷入浑水之中,显然,镇压了方荡还有与月舞门主之后,他身上的力量就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所剩无几,继续镇压方荡他们也就变得相当艰难,这也给了方荡还有月舞可乘之机,不然虚空大手只要收敛信仰之力,方荡根本无处汲取信仰之力更别说恢复修为了??!
719| 483| 172| 947| 910| 198| 765| 424| 617| 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