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官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心虚

名人娱乐返点: 第七百六十五章 心虚

    有鸽卫混在狱卒里头,金老板跟王知府说的话,没多久就送到黎浅浅案前,一道送来的,还有金奴儿看到那两个漏网之鱼,以及与金老板接头的人等等。

    黎浅浅翻看之后,问刘二,“金奴儿说,她是在客栈前的广场,看到这两个漏网之鱼的?”

    “正是?!绷醵行┯切?,“您说,这两人会不会已经混进客栈里头来了?”

    “那是肯定的,只是,他们是怎么混进来的呢?是跟着东家来的?还是混进来做事的?”

    刘二想了下回道,“应该是跟着客栈的客人混进来的,因为客栈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招人了?!?br />
    黎浅浅示意春江给他上茶,然后才对他道,“那可未必,他们可以早早就混进客栈里头来了,毕竟我们之前招工时有些仓促,并没有详查来应聘人的底细?!?br />
    温泉客栈里的掌柜和管事,除了从分舵及各地铺子调有才之人过来外,尚有不少空缺,都用瑞瑶教中人,从各地调人过来,就有些不方便,因为已经抽调不少能人过来了,再把人从底下调上来填空的也要走,只怕各分舵及铺子会出状况,所以黎浅浅就让黎大老爷及叶庄主他们,就近在水澜城及周边城镇雇人。

    温泉客栈聚集了那么多股东,金老板的人会潜进来做事,也不足为奇。

    他们只要从客栈的客人里头,招徕一两个有钱、有权的客人,就够他们花满楼吃喝不尽了,就算没招徕豪门贵客,那弄来几个,在主子面前有脸面的管事来花满楼,这花销也是够瞧的了!

    当然,不少店家都是这么做的,他们这么做也不稀奇,而且这些人还能拿双份薪资,不过是看到贪花好色的客人时,多提一提花满楼,再跟他们说,去了之后报他们的名,可享折扣。

    就算是有钱人,也难免有贪小便宜的时候。

    城里不少店家也是这么做,不过他们的做法是,和城里客栈、酒楼的小二或管事说好,客人上门消费,若报他们的名,可享折扣,之后每月按客人上门的多寡给分成。

    刘二也晓得这种手段,只是没想到花满楼的人,可能会因此潜入客栈里头来拉生意。

    “如果这金老板真这么做,那么她的手下到底有多少?”刘二咋舌。

    “或者可以说,靖亲王府到底有缺钱!”

    “很缺?!狈锕幼呓?,斩钉截铁的道,“靖亲王不管事,可是他曾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人,自小用度皆是上品,差一些的,就没到他跟前过。就算成残与大位擦身而过,先帝为此对他很是怜惜?!?br />
    不过君王的怜惜有限,再怜惜,也不可能把皇位传给他,当然,也没因此给他个丰饶的封地,好保障他的余生无忧,这是施恩的事,他留给承平帝去做。

    然而承平帝没有照办。

    为此,靖亲王在家没少骂过他,即便如此,承平帝还是没有给他封地。

    黎浅浅笑着为他倒茶,刘二起身与他见礼,凤公子回了半礼,然后坐下来接过黎浅浅给自己的茶,抿了一口后,他就放到桌上,从怀里掏出一迭纸,上头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看来应该是查到什么了。

    “这些东西要不要直接给王知府送去?”黎浅浅接过之后,并没有看。

    凤公子笑,“不算什么太重要的消息,其实京里皇帝的密探手里都有,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找出来用?!?br />
    黎浅浅想想也是,接过来迅速浏览过一遍后,才看完一张就给刘二一张,两个人很快看完,黎浅浅才抬头看凤公子。

    “这靖亲王妃还真是大胆??!竟然哄了这么多人帮她在各地赚钱?”

    只不过,她为什么定要让这些女人进青楼?既然有人手帮忙,开酒楼、客栈或茶馆,不也一样可以赚钱,一样能收集情报,为何……

    该不会是……“不会是这些人里头,真有靖亲王的女儿?”黎浅浅试探的问。

    凤公子微愣,他没想到黎浅浅这么快就猜到了?!叭肥凳怯?,不止一个,不过那个金老板不是?!?br />
    “那……”黎浅浅等着答案,凤公子轻笑,“这三位遗珠如今只余一人还活着,不过她早就脱离靖亲王妃的控制了?!?br />
    原来有三位遗珠??!黎浅浅一脸惊叹,刘二则是震惊了,靖亲王妃身为嫡母,竟然把丈夫的庶女弄进青楼,这女人也未免太狠毒了!

    “她们是外室所出?”若在亲王府出生,就算是女儿,也得上玉牒,毕竟是宗室。

    “嗯,而且这三人的生母手腕都不低,其中一人还曾是护卫靖亲王的护卫?!?br />
    黎浅浅想了下问,“该不会是,那位还活着的遗珠的亲娘吧?”

    凤公子露出赞赏的笑容,“正是。那位护卫因日夜?;ぞ盖淄?,对他日久生情,有孩子之后她便诈死,那时候,靖亲王是众皇子的眼中钉,时常被暗杀,她便利用上了,只是怎么会被靖亲王妃发现,趁她外出时,把她女儿给拐走了?!?br />
    凤公子端起茶盏喝了一大口,黎浅浅忙又帮他续盏。

    “她发现行踪曝露,又再诈死一次,然后才潜回亲王府追查女儿下落?!?br />
    只不过她运气不好,靖亲王妃根本没把她女儿带回王府,她不知女儿被带去那里,只能潜在王府中等待机会。

    后来许是因为坏事做多了,老天都看不过去,还是因为事情太顺,便渐渐松懈下来,反正终究是让这位女护卫发现了端倪,然而她也因此被靖亲王妃的人发现了,接下来就是长十几年的追杀,她是想再故计重施诈死,可惜因为追兵追得太近,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布置骗局。

    等她成功将追杀她的人给杀了,她女儿已经成为知名的花魁娘子,并且已经为靖亲王妃效命了。

    她好不容易养好伤,打算去找女儿,才赫然发现,靖亲王妃利用这些女孩子,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情报网,只是很可惜,她没办法像凤家庄那样,靠卖消息求财,要不然光靠卖这些情报,靖亲王府根本就不缺钱了。

    她又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和女儿相认,母女两连手将手头上的情报全卖给凤家庄,以换取一个安身之地。

    “所以你才会知道这些事情?”

    “其实我们的人早就注意到,南楚几大城市都有个艳名远播的花魁娘子,她们手腕高明,裙下臣无数,但没有发现她们做过什么坏事?!?br />
    她们都如金老板这般,有人替她们做坏事,这些人办完事之后,自有人收拾,她们只需每天美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与高官显贵们周旋,若有人惹恼了她们,自有人替她们出气,就算蒋老太爷那样。

    一旦有了一个成功的模式之后,就很容易复制到其他人身上,只不过,人心难测,但像蒋老太爷这样,对自家血脉如此不看重的,几乎是没有,也幸好如此,所以像金奴儿这样遭遇的,也就只有她一个。

    “那另外两位遗珠,是怎么死的?”

    “一个是生孩子时血崩,不过不确定有没有人从中动了手脚,另一个是本来就体弱,老鸨不知她身份,觉得她花费太大,按说她该像金老板一样,成为那间青楼的幕后老板,不过那个老鸨手段比她高,她把靖亲王府派来的人给收服了?!?br />
    反正靖亲王妃要的,只是他们上缴的银票,至于到底是谁帮她赚,她压根不在乎也没放在心上。

    老鸨很轻易的说服了靖亲王妃派来的男人,直到那个女护卫母女把消息卖给凤家庄为止,她都还好好的待在青楼里,替那位已过世的遗珠,向靖亲王妃效命。

    黎浅浅摇摇头,“这位靖亲王妃可真是个……”说她善妒嘛!对小三和小三生的孩子,任何一个做妻子的,都忍不下吧?就算表面上表现得如何大度宽厚,其实心里都难免有怨,有恨,当然更有妒。

    她想了好半晌,才道,“手段凶残的人?!?br />
    可不是手段凶残吗?凤公子笑,“等宫里那位收到这些东西,只怕她的好日子就到尽头了!”

    “那她儿子呢?”

    “不知道,他虽接手管这摊子事,不过前头都是他母亲安排的,皇帝真要治他的罪,有点难,然而这种事本就不能外扬,说不准,到最后是让他们病亡,反正他们手里不是有药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堂堂亲王妃做出这种事情,传出去就是桩丑闻,还不如静悄悄的收拾了?!?br />
    黎浅浅和刘二听了,同意的直点头。

    隔天,王知府那位侄儿幕僚又来了,这回带了将近十名护卫,两个留在车边陪车夫,其他人则陪他进客栈见黎浅浅。

    黎浅浅这里已派人跟黎大老爷说了,黎大老爷有机会和知府交好,自是忙不迭应下来。

    双方都很满意的达成协议。

    接下来就是安排王知府带金奴儿,及蒋大老爷夫妻来客栈面议了。

    此时,客栈中,一位老客人不知何故吵了起来,掌柜接到通知,便带着两个心腹管事赶过去,不想,一进去就再没出来。

    底下的人见状,只得赶紧来找黎浅浅拿主意。

    “怎么回事?”刘二板着脸问道。

    “小的不知道??!掌柜得知有人闹事,赶去处理,然后就没出来?!笨醋耪乒窈凸苁旅墙サ男《幌诺昧成?。

    黎浅浅看他白得像纸的脸,示意刘二让他坐下,给他倒了杯热茶,让他平静下来。

    跟着来的几个管事帮着说明,“听说,那位王老大人的家下人,不知从外头听到了什么,然后就吵嚷了起来?!?br />
    “王老大人上了年纪,禁不起他们这样吵,就派人去找来处理?!?br />
    “掌柜的知道之后,就带了两个管事进去?!?br />
    “只是不知里头怎么回事,竟然有人喊杀人了!”说话的管事,同情的看着脸发白的小二,“他爹是跟着掌柜进去的两个管事之一?!?br />
    刘二同情的拍拍小二的肩头,看着亲爹进去冒险,生死未卜,难怪做儿子的要吓坏了,手顺势滑到他的背后,同时注入一丝内力,帮他稳定情绪。

    黎浅浅听得不是很明白,便比了手势,示意他们住嘴,然后指了其中一人问,“王老大人是谁?”

    “王老大人曾是户部尚书,不过已经告老还乡,他双腿有风湿,所以大夫建议他来咱们温泉客栈调理?!?br />
    曾是户部尚书??!挺高的官呢!黎浅浅想到了金奴儿所言,那两个漏网之鱼,她转头看凤公子,在凤公子眼中看到了了然,“你说,会不会是他们见到了护送王幕僚前来的护卫?!?br />
    “误以为是来抓他们的?有可能?!狈锕拥?,“这也就间接证实了,他们知道官府在抓他们?!?br />
    肯定知道的,否则也不会把另外两人给杀了。只是,王老大人,姓王,不会和王知府及王幕僚有关系吧?

    黎浅浅还没开口,刘二已经反应过来了,“此王非彼王,王知府叔侄是京城人士,这位王老大人应该是应城那边的人吧?”

    管事们纷纷对刘二投以钦佩的眼光,“正是,王老大人是从应城过来的,因为在我们客栈调理很有效果,所以年前又特地过来一趟,为此还特意请我们帮他,和别的客人交换订房时间?!?br />
    有的客人订了房,却临时抽不出空来,不想留下不好的记录,就会请客栈这边帮忙,把原订的时间与别的客人作交换,或以交换对方的订房时间,或以金钱交易。

    对此,黎浅浅并不干涉,这算是给客栈员工一点赚外快的福利,他们帮忙客人,客人因他们的协助,达成自己的目的,为此给帮忙的人报酬,很合理嘛!

    只是到底是背着东家自做主张,所以那管事说完之后,连同其他管事,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黎浅浅看他们一眼,并没说什么,只道,“现在重要的是,怎样把掌柜和其他人安全救出来?!?br />
    “是?!?br />
    黎浅浅和凤公子一起过去客房时,黎漱和凤老庄主已经到了,周遭围了不少好奇的住客和他们的仆从,黎浅浅先让那些管事带头把围观的人请走,然后才和黎漱他们会合。

    “可知道里头怎么回事了?”

    “还不知道,不过里头有几个女人,一直在那里大呼小叫?!崩枋阅侵钟鍪轮换峒饨锌奁呐撕懿桓忻?,凤老庄主对这种女人很是头痛。

    凤公子见过的女人,也没这种类型,所以他全程是皱着眉头的,三种类型的美男子,引起不少围观群众关注,并纷纷对客栈的小二和管事打听,另外也有人看到黎浅浅,见她被人簇拥着,有人便猜到她是温泉客栈最大的东家,不过也有人不晓得,对小二和管事打听她。

    黎浅浅其实对这种遇事就只会哭闹的女人,也很没辙,不过到底是主事者,还是得出面解决,总不能让她表舅出面吧?要是他出面,肯定先把吵到他的那几个女人给灭了。

    “去请叶妈妈过来坐镇,一会儿把那几位夫人请出来后,就请叶妈妈帮忙安抚?!?br />
    相信有侍候女主人经验的叶妈妈,肯定能顺利成任务的。
218| 203| 404| 216| 125| 812| 158| 616| 248| 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