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官网 > 其他小说 > 女剑仙 >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这该不是什么邪教吧?

广东分分彩是真的吗: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这该不是什么邪教吧?

    青羽被逼得连连后退。

    心里面暗暗叫苦。

    一柄玉色长箫就是这么横档面前,和炼心?;ハ嘧不鞯氖焙?,简直是动听的乐曲一般,金石击之声不绝于耳。

    青羽一路后退,拖出了长长的一条痕迹。

    心里面暗道,本来以为宁清秋的名声大多数不过是倚仗悬空山的少主七夜得来的,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的剑道果然是强到可怕的程度。

    关键是他们现在每一个人都是被堵住了,想要逃出生天,基本上是做梦。

    那么不如拼死一搏。

    他站定,俊朗的脸上一片漠然,玉箫举起,抵在唇边,然后便是悦耳的乐曲就是这么奏响。

    玉箫公子,青羽,赖以成名的功法,名字叫做碧海潮生曲!

    音波攻击,向来是易学难精,非真正的天才不可学,而且也无法学精,但是青羽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

    明月阁的关门弟子,堂堂的首席师兄,自然是强悍无比的。

    宁清秋的无生、无回、无伤剑,乃是自己的招数,本来就是没有什么定数,云无常势水无常形,颇带几分缥缈真意,打斗中只要是第一次遇到这剑法的修士,都是要狠狠地吃个大亏的。

    青羽自然也是不例外。

    但是他的碧海潮生曲也果然是不愧是天下神曲之一,竟然是能够让所有的人都是听得心绪几番紊乱,要知道到了化神这个层次,能够被扰乱精神的攻击,那都是了不得的功法。

    宁清秋觉得点子扎手,也不知道青羽心里面更是暗暗叫苦。

    这个女人,难道是什么洪荒异种史前暴龙不成,这每一剑都是势大力沉,让他都是招架不住,简直是被暴力摧残,生怕有一剑架不住,就是要彻底的死翘翘。

    宁清秋一个旋身,落在一棵苍青松树上面。

    她问道:“明月阁的大师兄,九州闻名的玉箫公子,何等的风流倜傥的人物,竟然是背弃人族,愿意去当魔族的走狗......你确定自己乃是清醒的吗?迷途知返,亡羊补牢,为时未晚?!?br />
    这也是给他的一个机会。

    青羽脸色惨淡,唇色青白。

    “这些废话,就是用不着多说了,想必,石门主已然是落在了你们的手里吧?”

    宁清秋顿了顿:“那是自然,他实属咎由自取?!?br />
    青羽便是淡淡的笑起来,倒是翩翩浊世佳公子,可是宁清秋只要是想到他和石门主那样的人是一边的,秉承的自然也是差不多的信念,便是觉得哪里都是不对味不顺眼。

    他犹自不知道宁清秋内心的恶意如何泛滥,只是说道:“那么想必你们也是差不多得知了我们的想法和信念,怎么样,你愿意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吗?”

    宁清秋气极:“休要胡言乱语!”

    就算是死一万遍,她也没有办法和这一群反社会的恐怖分子有什么共同语言,所以青羽这话纯粹就是对她的羞辱。

    青羽倒是不出所料的感觉:“你看,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你们不用想着招降我们,就像是我们也无法说通你们改变这该死的循规守旧的想法一样,我们只需要分出胜负、还有生死即可?!?br />
    碧海潮生曲再一次奏响,这一次速度再快了三分,简直是一个人吹出了千军万马的架势。

    明远站在圈子外面,还有闲暇的喊了一句:“清秋你要不要帮忙???要就是说出来,别不好意思啊?!?br />
    那个青羽,貌似还是挺厉害的。

    就像是之前的那个石门主,要不是宁清秋和陈玄感都是化神修士中数一数二的战斗高手,还不一定拿得下那个家伙。

    你看,就是这么厉害的高手,怎么都是非要有那么古怪的想法,竟然是见了鬼的决定把人族踹下云端拖入泥淖?

    反正这个想法,他们正常人绝对是不敢苟同。

    那么说不服,就是只有打服气。

    要是冥顽不灵,那么也没什么好说的,斩除这样的害群之马,人人有责。

    宁清秋雪色容颜上面泛着桃花瓣的色泽,杏眸里面没有了往日的春水蕴意,而是带着秋意寒凉,炼心剑发出嗖嗖的破空声,和音符互相撞击,消散。

    “不用了?!?br />
    “打败他,我一个,足矣!”

    电光火石之间,炼心剑爆发出无尽璀璨的光芒,几乎是让所有的人都是忍不住眯了眯眼。

    再次看清的时候,青衣羽冠的修士已经是跌落在地,唇边一缕红,血液喷吐,玉箫坠落在地,徒然沾染泥土污渍。

    炼心剑的剑尖,指着他的咽喉要害。

    只要是轻轻一送,就是可以杀了他。

    宁清秋微微扬起下颌:“我就说,我可以的?!?br />
    明远鼓了鼓掌。

    其他的人都是被抓了起来。

    最倒霉的就是锦衣华服的老头,被苏红衣和玄女来了个冰火两重天的男女混合双打,已然是鼻青脸肿,一半焦黑一半青紫僵硬,看起来甭提多么的凄惨了。

    至于说那个麻衣散修,什么风流不羁洒脱都是喂了狗,已然是被天荒诛魔枪穿透了琵琶骨,就是这么提在陈玄感的手上。

    宁清秋问:“服不服?”

    剑尖朝着前面送了一点。

    白皙的脖颈上面一缕嫣红。

    但是青羽只是淡淡的垂下眼帘,倒是不见畏惧。

    不管这些人多么的疯狂,但是他们这样的不惧生死的表现,倒是可以引得人敬重几分,但是宁清秋只要是想起他们这样不贪生怕死是为了什么样的疯狂的念头,又是觉得不寒而栗,恨不得这样的人还是早点的死绝比较好,简直是修士界的邪教啊。

    男人低沉淡漠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技不如人,那么就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

    最后的尾音像是染上了一点笑意。

    倒是诡异。

    宁清秋突然开口道:“你该不会以为那个叫做鸿雁的百花冢的女弟子,就是真的逃出去了吧?那未免太小看悬空山了?!?br />
    青羽面色骤然狂变。

    已然是维持不住那股淡定的表情。

    不单单是因为鸿雁是他喜欢的女人,更因为她的身上有着一个大秘密,只要是她逃了出去,那么后续计划还有可以开展的可能性,他们都死了也不要紧,但是
933| 358| 682| 689| 208| 912| 541| 809| 243| 728|